四川松露几乎枯竭需从云南批发

四川在线消息(四川日报记者 寇敏芳)“多少钱一斤?”“310元。”12月20日,位于攀枝花市仁和区啊喇乡的松露集市按期开市,虽然只有三个摊点在卖松露,四川金松露有限公司总经理谭新培还是仔细地查看了新货。听过价格,他把松露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又放回原处。

松露蛋白质丰富,享有“黑色钻石”的美誉。以攀枝花为中心,方圆200公里范围内是中国松露的核心产区,因此攀枝花被称为中国松露之乡。

12月本是松露大量上市的季节,啊喇乡每两周一次的集市是该区域松露主要的交易场。但近几年,谭新培发现,时令季节,集市上的松露越来越少,价格越来越贵。

现象:松露成熟季节难觅松露

松露没有出现在集市上,并不是因为卖得太好,而是因为根本没得卖!谭新培从9月就开始留意松露集市,那时候的松露只能算“儿童期”,然而集市上已经开始大规模出售这些松露“幼崽”。

“最小的只有豌豆大”,攀枝花市农林科学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柳成益从事松露人工培育工作已经十年,他们的大田实验就选在野生松露的栖息地附近,每个月他都要去试验田看看。今年8月,他遇上了采挖的农民,“拿着手掌宽的锄头,往地上用劲一抡,菌根就断了”。

松露是一种块状菌类,一般生长在野生松树的树根上,呈不规则球形,因其“栉松风、沐晨露”而长,被形象地称为“松露”。

攀枝花松露一般6月出苗,8月的松露几乎没有营养价值,为什么山民这么拼?攀枝花市林业局产业处副处长张洪贵说,2008年10月,中国经济林协会授予攀枝花市“中国块菌(松露)之乡”称号,松露价格随之疯涨。

谭新培已经不在攀枝花采购松露了,因为同样质量的松露在云南只要270元一斤,但是在攀枝花可能卖到310元、320元。8年前,他第一次在集市上偶遇松露,以10元一斤的价格买空了所有存货,成为他8年松露生意的开端。

最近十年也是松露产量急剧缩减的十年,攀枝花的野生松露从150吨下降到20多吨,过去生长在盐边县、仁和区城区附近的松露已经绝迹。

探因:四川松露人工培育十年仍没结果

松露之所以宝贵是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研究出攀枝花地区松露人工种植的方法。

“现在的松露就像白捡的,谁挖到是谁的。”张洪贵说,松露不是受保护物种,林业部门执法人员看见滥采滥挖时也束手无策,“如果滥采滥挖导致水土流失或者破坏了其他保护物种的时候,我们才有执法权力”。一般情况下,执法人员只是劝阻,执法人员一走,村民又接着干。“每年采摘季开始前,林业部门都要给农民宣讲松露科学采挖知识。”张洪贵说,但是效果不明显。

“谁都怕自己去晚了被别人挖走了,采挖的时间越来越提前。”柳成益2004年毕业起就一直在研究松露人工培育的方法,正好与松露价值再造吻合,他目睹了松露给当地山民带去的好处,也见证着无序开采给野生松露带去的灭顶之灾

柳成益开始攻关之时,法国、意大利、新西兰等国家已经掌握了松露人工培育的技术,法国松露人工培育比例高达70%,新西兰本不出产松露,在人工引种后,年产达5吨左右。

中国为什么没有跟他们展开合作?一方面是品种、生存环境存在差异,柳成益说,另一方面则是高昂的技术成本和对中国松露出口冲击当地市场的担忧,因此,技术引进的道路并不顺畅。

柳成益及团队考虑将菌根苗感染到树苗根部,当树苗长成大树后,松露也就长出来了。他们在盐边县新九乡建起了100多亩的实验基地,但是10年时间过去了,至今还没有结出松露。

12月初,攀枝花举办了第三届中国(金沙江)国际松露节,吸引了法国松露行业专家一行,其中松露人工培育专家苏和扎特·皮尔在实验林取样后观察到大量感染了的菌丝体,“这说明方向是对的”。法国专家的话让柳成益有了信心,“也许还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见成效”。

据了解,野生松露结果周期一般是五六年,人工培育因环境、树种等要素可能需要更长时间。可喜的是,目前攀枝花与法方达成了合作协议,将在人工培育、价值开发等方面开展合作。(相关阅读:松露可以人工种植吗?2012年中国种植黑松露首获成功

后果:顶着光环 松露之乡有名无市

攀枝花为何能成“中国松露之乡”?宜居性是首要因素,松露生长环境苛刻,攀枝花温暖的气候,海拔1100—2600米的山地地形,大片的云南松林,成为松露“栖息”的最佳环境。

然而,顶着中国松露之乡的光环,攀枝花的松露产业却在恶性循环。市场上,加工过的顶级黑松露干片已经卖到了3000/斤。因为松露价值受到重视,引发无序开采,又导致品质产量降低、品质下降,但价格却仍然高居不下。“攀枝花的松露越来越不如云南的。”谭新培说现在自己的供货商主要从云南采购,据他观察,很多在攀枝花松露集市出售的松露都是从云南批发来的。

另外,高价诱惑频频诱发以次充好现象。攀枝花出产的松露分为黑松露和白松露两种,以切开后的横截面颜色作为区分。如果黑松露未成熟横截面也会呈白色。在市场上,山民提前采挖的未成熟黑松露摇身一变成了白松露,价格能翻倍。“虽然只有一些流动小商贩这样做,但是对攀枝花松露的声誉影响很大”,谭新培说。

1094

 

美国俄勒冈州松露种植业前景乐观 有望逆袭欧洲

英国杂志《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近日发表了题为《如何让男人更加可爱》的文章。文章称,美国俄勒冈州的松露种植业逐渐发展壮大,或许有一天可以超越欧洲。

全文摘编如下:

松露这种菌类一直深受人们的喜爱。英国小说家威廉·梅克比斯·萨克雷(William Makepeace Thackeray)曾经这样描写道,它们散发出的香味“好似麝香,热烈、神秘,令人胃口大开——这是一种炽热而又昏沉的味道,首先平息了各种感觉,之后又让它们燃烧起来”。大仲马(Alexandre Dumas)认为,松露“让女人更温柔,让男人更可爱”。这种说法或许有点夸张,但是前往美国俄勒冈松露节(Oregon Truffle Festival)的游客非常愿意掏腰包来体验这种感觉。今年的俄勒冈松露节于1月24日开幕,某些种类的套票早在去年11月份就已经销售告罄了,这远比前几年要提前。其中一种非常受欢迎的套票是“Epicurious美食家”,这种门票的价格为每人695美元,涵盖松露品尝、与狗一起寻找松露等活动项目。

自以为是的人坚持认为,意大利白松露和法国黑松露是世界上最好的松露。但是,许多美食家已经注意到,俄勒冈州的威拉米特河谷(Willamette Valley)气候温和,因此该地盛产各种各样的美味菌类。据俄勒冈州立大学的吉姆·特拉佩(Jim Trappe)估计,该州大约拥有500种美味的菌类。自从2006年以来,俄勒冈出产的一些松露的价格已经增加了3倍:比如说,本季节白松露的价格已经攀升至每磅400美元。尽管这一价格依然低于欧洲出产的松露,但是其前景却非常乐观。2009年,海狸州(Beaver State,俄勒冈州的别称)的块菌种植者仅仅销售了价值30万美元的松露。但是,据菌类学家、俄勒冈松露节的创办人之一查尔斯·勒费夫尔(Charles Lefevre)估计,到2030年,俄勒冈的松露销售额将会达到2亿美元。

在过去的两年里,种植欧洲松露品种的五个新园地在俄勒冈州建立起来。勒费夫尔说,8年以前,“密西西比河以西”几乎没有专门用于寻找松露的猎犬,但是现在,俄勒冈州大约有100只猎犬专门从事这一工作。北美松露协会前会长玛丽莲·海因兹(Marilyn Hinds)表示,与猪相比,狗更适合用于寻找松露,因为训练狗比较容易,经过训练的狗不会吃下它们发现的东西。

美国的科技也可以为松露种植者提供帮助。与俄勒冈州毗邻的华盛顿州有一家名为Symbios的公司。该公司正在研发一个地图软件,该软件可以帮助种植者寻找最适合种植欧洲松露的地点,还可以找到本土野生松露的生长地点。这个软件利用欧洲和澳大利亚那些成功的松露发现者提供的数据模式,进而找到综合了最适宜天气、地质和纬度的地点。另外,该公司还在努力开发移动“电子鼻”的理念,该理念主要是通过雷达技术来找到松露。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法国的松露产量已经下降了90%,这主要是由于两次世界大战、环境污染和气候变化已经摧毁了这片最适合松露种植的土地。难怪美食家开始把目光转向新大陆了。

浙江海盐:探访华东第一块松露种植基地

在海盐县秦山街道永兴村,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海盐工程技术中心,培育的松露正在茁壮成长,这里也成为华东地区第一块松露种植基地。松露种下一年后,长势发育情况如何?记者带你一探究竟。

1017

在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海盐工程技术中心500平方米的温室大棚里,密密麻麻而又整整齐齐地放着数百个蓝色盒子,里面培养了榛子、板栗、马尾松等植物,有些植株只有不到10厘米高。“这看着不起眼的小树苗下面可全是宝啊。”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海盐工程技术中心工作人员杨希宏眼里充满着期待,“这些小树苗一共有5000多株,在它们的根部已接种上松露,所以说不要小看这些小树苗,它们正在‘孕育’着宝贝。”

据了解,松露是一种地下生大型高等真菌,中文的学名叫块菌。松露在西方备受推崇,法国黑松露以克论价,每公斤价格高达2500至3500欧元,被称为“世界三大美食之一”、“厨房里的黑钻石”,具有很高的营养保健价值及食用价值。

2012年11月6日,嘉兴市人民政府、海盐县人民政府与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三方签署协议,合作建立了海盐工程技术中心,实行强强联合,立足嘉兴,辐射长三角,依靠科技全力推进资源植物的研发和产业化。“块菌(松露)菌根合成及块菌种植科技示范预研”是其中的一个项目,以期实现松露在华东地区的产业化,让其带来更高的生态价值和经济效益。

“外面的40亩试验田已种了20亩。”记者循着杨希宏的手势望去,试验田里一片葱绿,植株也都已有50厘米高。“试验田里的这些植株,它们的根部都已成功附着上了松露。松露已与它们形成一种共生关系。现在我们只要做好观察维护,就等待着收获了。”

据介绍,松露还有一个特别的“癖好”,就是喜欢“贫瘠”的土壤。种植水稻时需要给田里施肥,而种植松露则需要为它特别配制培养基,基质里含有珍珠岩、蛭石、泥炭等材料。

等待松露的收获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说‘种松露’是指早期通过人为干预让幼小的树苗感染松露菌种,使得树苗带菌。”中科院研究员、海盐工程技术中心主任刘培贵说,就是通过对共生特定的树种进行选育,先期培养无菌树苗,然后进行人工接种感染,带菌的松露菌根苗经过菌根检测合格后,移植到适宜的地方建立种植园。“移植后还要经过4至5年的生长,才能收获松露。”刘培贵是松露种植方面的权威专家,他对这个漫长的过程是有心理准备的。“松露从种下到产出需经过四五年时间,等待收获的时间虽然长,但一次种植,收益时间长达四五十年,试种成功,每亩效益可达3万至5万元,可谓终生受益,经济效益极高。”

“另外,种植松露是不需要施化肥和用药的,这是一种环境友好型的种植业。”刘培贵说,“可改变农业、林业的种植结构,丰富农民的种植知识,改变他们对化肥、农药的依赖。今后,要让更多的农民掌握种植松露和管理种植园的技术,让更多的农户在房前屋后种植松露,在美化环境的同时,也能让农户‘林上林下’立体致富。”

“中国松露美食之乡”称号花落云南丽江永胜

记者从云南省餐饮与美食行业协会获悉,丽江永胜县在8月初举行的“首届云南名特小吃暨民族饮食文化节”的开幕式上正式启动了“中国松露美食之乡”申报仪式,日前申报工作又有了新进展。申报仪式启动后,以中国烹饪协会副会长冯恩援为组长、国内知名大学教授、专家、烹饪大师以及云南省餐饮美食协会组成的专家组,赴永胜县开展认定考察工作。经过认真的调研、评估、审查,专家组认为,永胜县符合相关条件,建议中国烹饪协会授予“中国松露美食之乡”称号。

中国松露美食之乡”申报仪式
中国松露美食之乡”申报仪式

专家组表示,永胜县有着非常适宜黑松露生长的自然条件,所产黑松露,营养元素丰富,具有极高的营养保健价值,是食、药兼用的顶级食品,产量位居全国前列,是世界上重要的黑松露产地。此外,以松露食材为推力的美食文化,特色明显,群众基础较好,以清香斋水酥饼为代表的部分美食已成为地方技艺性非遗产品,突显了本土品牌效益和价值。同时,烹饪餐饮人才济济,后备餐饮人才充足,美食市场可持续发展基础较好,加之永胜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本土松露美食文化的发展,有良好的后续发展保障。

经过综合评估,专家组认为,松露美食历史悠久,文化积淀深厚,得到了社会消费者的充分认可,在当地服务业的发展中起到了带头和促进作用,对照评定标准,专家组一致认为,永胜县符合“中国松露美食之乡”的认定条件。在通过专家组评审后,认定工作还有评委会审核、媒体公示等程序。永胜县此次若能成功申报“中国松露美食之乡”,将会在8月31日举行的“小吃节”闭幕式上被授牌。

专家考察松露产品
专家考察松露产品

云南省餐饮与美食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中国松露美食之乡”能给丽江和永胜带来的不光是一项荣誉,它还将有助于整个云南黑松露的保护与培育、产业的稳步开发,有利于黑松露更好的服务于餐饮和其它产业,带动野生菌绿色产业的兴旺,巩固云南野生菌王国的地位,创造餐饮行业的新品牌,为增加农民经济收入和地方财政收入,提供产业链上大量的就业机会。

1016

看看这里涨姿势:黑松露是什么

黑松露也称块菌,老百姓俗称“猪拱菌”,是一种生长于地下的野生食用真菌,外表崎岖不平,色泽介于深棕色与黑色之间,呈小凸起状,遍及灰色或者浅黑色与白色的纹理,其气味特殊,难以形容。黑松露最早被发现于欧洲的阿尔卑斯山南部,我国黑松露产地主要集中在云南省及其周边地区。2013年,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刘培贵及其团队,通过遗传学研究证实了云南黑松露为法国黑松露“同胞姐妹”,且历史可能比后者更悠久。

现代科学研究数据显示,黑松露含有丰富的蛋白质,氨基酸、不饱和脂肪酸、维生素及多种微量元素,具有极高的营养保健价值,故被称作“餐桌上的钻石”。

2015第四届中国攀枝花国际块菌(松露)节开幕

2015年12月18日上午,第四届中国攀枝花国际块菌(松露)节开幕式在市中心广场举行。 市、区领导共同触摸开幕式启动球。 由攀枝花市块菌协会提供的2015块菌王重达517克,现场进行慈善拍卖2万元,善款全部捐给攀枝花市东区慈善会。北美块菌协会终身荣誉会员、新西兰皇家科学家协会会员、新西兰皇家植物与食品研究所王云博士作报告。

“第四届中国攀枝花国际块菌(松露)节”开幕式在市中心广场举行。
“第四届中国攀枝花国际块菌(松露)节”开幕式在市中心广场举行。

攀枝花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李仁杰致辞,攀枝花市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李群林宣布开幕。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香港卫视等20余家媒体单位到会采访报道。

开幕式上,攀枝花市块菌协会与各大超市企业代表、电商行业代表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对2015年度块菌王进行了现场慈善拍卖。重达517克块菌王最终成功拍卖2万元,拍卖款将全部捐给攀枝花市东区慈善会。20余家商家展出了攀枝花特色林业产品。

据了解,本次活动包括开幕式暨攀枝花特色林业产品展销会、首届块菌(松露)养生讲座、自驾块菌采挖之旅、块菌(松露)盛宴大赛等五大板块,整个节庆活动将持续至2016年1月中旬。

市、区领导共同触摸开幕式启动球
市、区领导共同触摸开幕式启动球
由攀枝花市块菌协会提供的2015块菌王重达517克,现场进行慈善拍卖2万元,善款全部捐给攀枝花市东区慈善会
由攀枝花市块菌协会提供的2015块菌王重达517克,现场进行慈善拍卖2万元,善款全部捐给攀枝花市东区慈善会
北美块菌协会终身荣誉会员、新西兰皇家科学家协会会员、新西兰皇家植物与食品研究所王云博士作报告。
北美块菌协会终身荣誉会员、新西兰皇家科学家协会会员、新西兰皇家植物与食品研究所王云博士作报告。
采挖现场
采挖现场
松露宴
松露宴

2015年松露价格狂涨百倍 四川会东县毁灭式采挖

在我国,松露主要分布在云南及四川的攀西部分地区。其中,会东县是中国松露最早发现地,也是中华松露最大产地。

2015年出产的四川会东松露
2015年出产的四川会东松露

每年11月,是中华松露成熟、大量上市的时期。四川攀西地区的会东县是中国松露的最早发现地,也是国内中华松露的最大产地。然而,最近几年,收购商们却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松露成熟的季节,市场却难寻松露。

松露去哪了?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会东松露身价涨了近百倍,引来掠夺性的挖采,加上收购商的提前收购,使得会东松露产量剧减。据会东县林业局提供数据显示,当地的松露产量从上世纪90年代的180多吨已下降到今年的60吨左右。

为了合理有效地开发利用松露,2015年10月12日,会东县人民政府出台松露资源保护管理文件,对采集松露的时间、大小等作出规定:松露采集期为当年的10月1日至次年2月28日;并且不应当采集、收购、生产、加工、销售直径小于1厘米的松露;违者分别由公安机关、县林业行政管理部门进行处罚。

怪象:松露成熟季节,市场难觅松露

昨日一早,会东县金城林产品开发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郑国先来到会东县农贸市场,希望能收购到品质较好的松露。然而,偌大的市场只有几个人在售卖新鲜松露,且品质不佳。“今年会东的松露价格在100至500元每公斤不等。”商贩们说。但现在的问题是,“出高价也买不到,上市的松露量很少”。

“今年才收购了10吨,往年可以收购到20多吨,现在松露的产量越来越少了。”从事松露收购20年的毛轿原见证了当地松露产量的一路下滑。

调查:价格狂涨百倍,村民全民开挖

会东县地金原松露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杨远朝见证了会东松露身价的一路飙涨。“最初几元钱一公斤的收购价,到最近几年,已经涨到了几百,甚至上千元一公斤,涨了上百倍。”正是价格的一路走高,引发了当地对松露疯狂的采挖。

49岁的钱国仓是会东县鲹鱼河镇撒者邑村人,他说,松露一般长在松树下,埋藏很浅,采挖不需技巧也不费力气,“所以一到(成熟)季节,男女老少都在挖。”

20岁的陈兴华是会东县新田乡人,今年挖松露卖了几千元。他给记者算账:“一家人种一年粮食,也就几千元。但挖两三个月的松露,收入就有几千元甚至上万元,还没有成本。”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在会东,还出现了职业挖采松露者。

恶果:毁灭式采挖,质量产量剧减

会东县林业局产业办主任郭成林介绍,会东县有316万亩林地都产松露,境内各乡镇均有分布。“全世界目前发现的松露品种有50多个。其中,会东县就有26个,比较出名的有中华松露等。”

近几年,虽市场价格一路走高,但会东松露产量却一路下跌。会东县林业局产业办的研究人员肖兴华提供的数据显示,上世纪90年代,会东松露的年产量能达180多吨;到了2006年、2007年,年产量下降到100吨左右;到了今年,会东松露的产量已经锐减到60吨左右。

“松露逐年递减的原因,主要还是村民的采挖方式不当。”肖兴华介绍,村民只要发现一个地方有松露,就把周边一片全部挖完,不管大小、成熟与否,甚至把树根挖断。这样的采挖方式对松露几乎是毁灭性的,对松露第二季的生长影响极大,“简单说,松露是长在一个活体的树根上,一旦把树根挖断,这根树根上所有的菌体细胞都会死亡,严重影响松露的繁殖,造成产量锐减。”

除了采挖方式不科学,采挖时间的一再提前,也是会东松露减产的重要原因。会东松露成熟期在每年10月至次年2月底,受利益驱动,部分农民和经营者违反松露生物学成长特性,在松露未成熟前就抢先采挖,不仅导致产量下降,也导致会东松露的质量下降。

保护:禁令出台,希望化解管理尴尬

如何杜绝杀鸡取卵式的采挖,让会东松露能够可持续地发展?这是一个让当地管理部门头疼的问题。肖兴华介绍,松露不是受保护物种,国家没有法律明确规定不能挖采,所以林业部门也很无奈,一般情况下,执法人员只能劝阻。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从会东县政府获悉,为保护会东特有的珍稀松露资源,会东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四川省野生植物保护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及其他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出台《关于依法保护松露资源促进产业发展农民增收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对采集松露的时间、大小等作出规定。该文件已于2015年10月12日下发至会东县各乡镇及部门。

《决定》规定:松露合理采集期为当年的10月1日至次年2月28日,其他不宜采集时间内,不应当从事松露采集和新鲜松露收购、加工、销售等活动,不应当采集、收购、生产、加工、销售直径小于1厘米的松露。违者分别由公安机关、县林业行政管理部门依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处罚,有其他违法经营松露行为的,由工商管理机关依照工商管理法律法规进行处罚。

“但究竟如何监管与处罚,目前还未正式出台具体细则,还在进一步完善中。”据会东县林业局的有关人员表示,《决定》出台的目的很明显,“希望能保护好会东的松露资源”,但另一个现实是,“会东县松露产地面积太广,监管及处罚或有一定的难度。”

野蛮过度采挖-中国野生松露之现状

从国人对松露的一无所知,到野生松露被疯狂采挖,再到濒临灭绝,仅仅是几年时间。只为几百元一斤的收入,殊不知同样也是黑松露,在欧洲市场上价值几千欧元,上万元人民币一公斤。而我国的印度块菌(黑松露)与欧洲黑孢松露同属姊妹类属,相似度达96%,并不是中国的松露不好,而是被过早采挖,尚不成熟的黑松露自然卖不上好价钱。

国人的无知

中国云南是松露的主产地,自打有人挖了一小篮子黑松露,就卖了5万元开始,人们开始疯狂的采挖,正常12月到第二年3月成熟的黑松露,在当年的7,8月份就开始被抢挖了,自己不挖,别人也会挖,大家就是在这样的思想下,不管不顾的采挖松露,不成熟的松露在国际市场上,不但卖成了“白菜价”,而且把中国的松露口碑搞的很差,国外人形容味同嚼蜡,并且把中国松露说成是欧洲松露的山寨版。

暴力的采挖

正常的采挖松露是要通过松露犬或者猪来寻找,国人是通过镐头、锄头、耙子,地毯式挖掘,损坏了松露赖以生存的树木根系、土壤,挖后的现场一片狼藉,正常挖后的土壤要恢复回去,这样松露来年可以重复生长,而所见之处,土壤外翻,甚至树根都裸露在外,在云南的山里只要是摩托车能到的地方,甚至车上不去再走一天能到的地方,都是如此。我国松露专家刘培贵回忆说,那些日子,“一天挖的够几年花的”。人们被突如其来的财富冲昏了头,把大自然的馈赠演变成了一场地毯式的掠夺:你用小铲,我用锄头挖,还有人用铁锹、钉耙掘;不分黑天白夜,不分春夏秋冬;挖断了菌根,挖倒了大树,毁坏了森林植被,形成大片的裸地,松露产区一片狼藉,松露挖掘地惨不忍睹……“过早采集,中断了松露遗传物质的延续,破坏块菌及共生树木植物,按现在的方式方法采摘松露,三五年内,云南松露将遭遇‘灭顶之灾’。”

松露过度采挖后的破坏的树根
松露过度采挖后的破坏的树根
松露过度采挖后外翻的土壤
松露过度采挖后外翻的土壤

寻求出路

第一个就是立法保护,禁止过早采挖松露。

第二个就是借鉴“松茸保护的模式”,将林区分别包给个人,这样就会避免“我不抢挖别人也会抢挖”的心理。

第三个就是人工种植,也是长远看最有效的方法,毕竟野生松露会越来越少,目前我国于2012年成功种植出了黑松露2015年种植成功白松露,在不久的将来可达到规模化种植。

或许那时中国松露便会走出困境,成熟的松露在国际上也会口碑越来越好,价格越来越高。

 

 

2015年中国人工白松露种植首获成功

2012年中国人工种植黑松露培育成功后,2015年白松露种植也获得成功。白松露比黑松露的产量还少,故而更为珍贵,这次人工种植成功是国内首次。

2015年我国白松露种植成功
2015年我国白松露种植成功

图中为还尚未成熟的白松露子实体,等12月成熟时,可达到土豆大小,一个就可以卖2000多元,可谓经济效益极高。从2001年开始研究松露块菌与树苗根系感染合成技术,2008年获得成功,这些白松露树苗于2009年移栽到室外种植基地,经过6年的生长,于2015年长成子实体,昭示着我国的白松露种植获得阶段性成功。

在这6年的时间里,由于种植基地深处大山,照看和监测这些树苗,都花费了很大的心力,每隔一段时间,刘培贵教授和学生都会到山上进行查看,白松露人工培育成功也着实不易,倾付了科研人员大量的心血。

通过松露犬寻找是否有白松露
通过松露犬寻找是否有白松露
挖出的两颗尚未成熟的白松露
挖出的两颗尚未成熟的白松露

目前我国黑白松露的人工种植科研阶段都获得成功,但规模化种植还需时日,在不就的将来,就会解决黑白松露产量稀少的问题,不但能够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也会让松露这一顶级食材更多的走上普通老百姓的餐桌。

松露可以人工种植吗?2012年中国种植黑松露首获成功

松露可以人工种植吗?从松露被发现到现在几百年来,因为松露对生存环境要求过于苛刻,一度被认为不能够人工种植。但面临着松露的产量逐年大幅降低,刚性需求却丝毫不减的现状,国内外的科学家十几年来都在尝试着将松露实现人工种植。

我国面临的情况也一样,从松露的不为人知,到利益驱使以至毁灭式采挖,野生松露的生存状态堪忧,“如再不进行人工培育,再过些年连作为繁殖研究的松露都没有了”,我国松露专家刘培贵也这样感慨过。

2012年12月13日,云南昆明西山区团结乡块菌种植示范试验基地,成功发现人工种植的松露长出子实体,标志人工黑松露块菌种植成功。

我国黑松露种植研究历程

2001年,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高等真菌系统与资源研究组,开始在实验室研究利用感染法,使松露块菌感染寄生在树苗根系。经过多年试验,2008年,在国内率先采用自创的菌根合成技术成功地培育了块菌与华山松、云南松、板栗菌根树苗,并获得了国家发明授权专利。

2008年以来,分别在云南丽江永胜、玉溪易门、昆明官渡区方旺林场、西山区团结乡、昆明盘龙区上游库区、文山石漠化地区建立了种植示范试验基地,将感染有松露菌的树苗种植在这些种植基地里。

研究工作得到媒体的关注,2011年CCTV 10科教频道《走近科学关注松露》特别节目报道了我国松露的自然生长状况及松露研究情况,几年来CCTV 7频道科技苑栏目组追踪采访,松露这种珍贵食材也逐渐走入公众视野。

2012年12月13日,在刘培贵研究员研究组及其客座研究员王云教授的陪同下,一同前往昆明西山区团结乡块菌种植示范试验基地检测菌根生长状况,在公安部昆明警犬基地块菌狗的帮助下,首次发现了2枚块菌子实体(如下图)。

块菌示范园中产出的块菌
块菌示范园中产出的块菌
刘培贵研究员与王云研究员在块菌示范园中检查块菌菌根生长状况
刘培贵研究员与王云研究员在块菌示范园中检查块菌菌根生长状况
在狗的帮助下,采到了块菌子实体
在狗的帮助下,采到了块菌子实体

昆明西山区团结乡块菌种植示范试验基地建立于2008年4月,采取印度块菌分别感染华山松(150株)、板栗(126株)合成的块菌树苗移栽种植,占地约10亩,经过四年多的管理和培育,产出了由人工合成块菌菌根苗培育出的第一批印度块菌子实体,表明由我们自己创制的人工合成块菌菌根苗的技术能够培育出块菌来,为我国人工块菌种植园的建设开启了大门!

松露种植产业化的未来

块菌是一种需要与特定树木共生的外生菌根菌,尚无法进行传统的人工栽培,只能依靠先对无菌树苗进行人工接种感染,然后再将感染好的块菌树苗进行移植造林。通过对林地进行专门的精细化维护管理,一般经过4-5年后林地就可以生产出块菌。随着造林时间的推移,产量还将逐年提高,产期长达40~50年。

通俗讲,松露的种植,要从感染有松露块菌的小树苗开始,松露成熟至少要等树苗长成大树,这个时间是很长的,所以从研究成功到大规模种植,还需一个很长的时间历程。“我们离松露的产业化还有一步之遥”,刘培贵这样形容到。

推荐阅读:2015年中国人工白松露种植首获成功

意大利发现巨型白松露 刷新吉尼斯纪录

中新网2014年11月12日电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本月在意大利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发现一块重约1483克的巨型白松露,亚平宁食品公司(AppenninoFood)11日透露了这一消息。公司员工进行了展示。照片由该公司提供。

重约1483克的巨型白松露
重约1483克的巨型白松露

据安莎通讯社(ANSA)报道,这块白松露比1999年在克罗地亚发现、入选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全球最大松露还重了173克。

松露与鹅肝、鱼子酱并称世界三大珍馐,尤其是意大利北部出产的白松露作为香气浓郁的高级品受到追捧。930

15日在博洛尼亚近郊举行的松露展上,将使用这块白松露制作售价65欧元的套餐。据称,收入将捐出用于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LS)等的研究。

 

本文关键词:巨型白松露,巨大的意大利白松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