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枝花首次举办中国松露养生讲座

2015年12月18日下午,作为2015第四届中国国际松露节系列活动之一,首届松露养生讲座在攀枝花金海开元名都酒店举行。来自攀枝花市、楚雄州、永仁县、会理县林业局代表,餐饮企业,康养企业,普通市民近100余人参加讲座。

攀枝花首次举办中国松露养生讲座
攀枝花首次举办中国松露养生讲座

会上,新西兰皇家植物与食品研究所王云研究员、中国农业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柳成益、攀枝花学院韦会平研究员等做专题讲座,带来了《养生和松露的康养》、《攀枝花松露研究现状及美食》、《松露养生与产品加工》等深度讲解与剖析。

在讲座上,研究员还对“阳光花城·康养胜地”攀枝花进行了生动诠释,更大大提高了大家对松露培育、保护的知识。

四川松露几乎枯竭需从云南批发

四川在线消息(四川日报记者 寇敏芳)“多少钱一斤?”“310元。”12月20日,位于攀枝花市仁和区啊喇乡的松露集市按期开市,虽然只有三个摊点在卖松露,四川金松露有限公司总经理谭新培还是仔细地查看了新货。听过价格,他把松露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又放回原处。

松露蛋白质丰富,享有“黑色钻石”的美誉。以攀枝花为中心,方圆200公里范围内是中国松露的核心产区,因此攀枝花被称为中国松露之乡。

12月本是松露大量上市的季节,啊喇乡每两周一次的集市是该区域松露主要的交易场。但近几年,谭新培发现,时令季节,集市上的松露越来越少,价格越来越贵。

现象:松露成熟季节难觅松露

松露没有出现在集市上,并不是因为卖得太好,而是因为根本没得卖!谭新培从9月就开始留意松露集市,那时候的松露只能算“儿童期”,然而集市上已经开始大规模出售这些松露“幼崽”。

“最小的只有豌豆大”,攀枝花市农林科学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柳成益从事松露人工培育工作已经十年,他们的大田实验就选在野生松露的栖息地附近,每个月他都要去试验田看看。今年8月,他遇上了采挖的农民,“拿着手掌宽的锄头,往地上用劲一抡,菌根就断了”。

松露是一种块状菌类,一般生长在野生松树的树根上,呈不规则球形,因其“栉松风、沐晨露”而长,被形象地称为“松露”。

攀枝花松露一般6月出苗,8月的松露几乎没有营养价值,为什么山民这么拼?攀枝花市林业局产业处副处长张洪贵说,2008年10月,中国经济林协会授予攀枝花市“中国块菌(松露)之乡”称号,松露价格随之疯涨。

谭新培已经不在攀枝花采购松露了,因为同样质量的松露在云南只要270元一斤,但是在攀枝花可能卖到310元、320元。8年前,他第一次在集市上偶遇松露,以10元一斤的价格买空了所有存货,成为他8年松露生意的开端。

最近十年也是松露产量急剧缩减的十年,攀枝花的野生松露从150吨下降到20多吨,过去生长在盐边县、仁和区城区附近的松露已经绝迹。

探因:四川松露人工培育十年仍没结果

松露之所以宝贵是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研究出攀枝花地区松露人工种植的方法。

“现在的松露就像白捡的,谁挖到是谁的。”张洪贵说,松露不是受保护物种,林业部门执法人员看见滥采滥挖时也束手无策,“如果滥采滥挖导致水土流失或者破坏了其他保护物种的时候,我们才有执法权力”。一般情况下,执法人员只是劝阻,执法人员一走,村民又接着干。“每年采摘季开始前,林业部门都要给农民宣讲松露科学采挖知识。”张洪贵说,但是效果不明显。

“谁都怕自己去晚了被别人挖走了,采挖的时间越来越提前。”柳成益2004年毕业起就一直在研究松露人工培育的方法,正好与松露价值再造吻合,他目睹了松露给当地山民带去的好处,也见证着无序开采给野生松露带去的灭顶之灾

柳成益开始攻关之时,法国、意大利、新西兰等国家已经掌握了松露人工培育的技术,法国松露人工培育比例高达70%,新西兰本不出产松露,在人工引种后,年产达5吨左右。

中国为什么没有跟他们展开合作?一方面是品种、生存环境存在差异,柳成益说,另一方面则是高昂的技术成本和对中国松露出口冲击当地市场的担忧,因此,技术引进的道路并不顺畅。

柳成益及团队考虑将菌根苗感染到树苗根部,当树苗长成大树后,松露也就长出来了。他们在盐边县新九乡建起了100多亩的实验基地,但是10年时间过去了,至今还没有结出松露。

12月初,攀枝花举办了第三届中国(金沙江)国际松露节,吸引了法国松露行业专家一行,其中松露人工培育专家苏和扎特·皮尔在实验林取样后观察到大量感染了的菌丝体,“这说明方向是对的”。法国专家的话让柳成益有了信心,“也许还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见成效”。

据了解,野生松露结果周期一般是五六年,人工培育因环境、树种等要素可能需要更长时间。可喜的是,目前攀枝花与法方达成了合作协议,将在人工培育、价值开发等方面开展合作。(相关阅读:松露可以人工种植吗?2012年中国种植黑松露首获成功

后果:顶着光环 松露之乡有名无市

攀枝花为何能成“中国松露之乡”?宜居性是首要因素,松露生长环境苛刻,攀枝花温暖的气候,海拔1100—2600米的山地地形,大片的云南松林,成为松露“栖息”的最佳环境。

然而,顶着中国松露之乡的光环,攀枝花的松露产业却在恶性循环。市场上,加工过的顶级黑松露干片已经卖到了3000/斤。因为松露价值受到重视,引发无序开采,又导致品质产量降低、品质下降,但价格却仍然高居不下。“攀枝花的松露越来越不如云南的。”谭新培说现在自己的供货商主要从云南采购,据他观察,很多在攀枝花松露集市出售的松露都是从云南批发来的。

另外,高价诱惑频频诱发以次充好现象。攀枝花出产的松露分为黑松露和白松露两种,以切开后的横截面颜色作为区分。如果黑松露未成熟横截面也会呈白色。在市场上,山民提前采挖的未成熟黑松露摇身一变成了白松露,价格能翻倍。“虽然只有一些流动小商贩这样做,但是对攀枝花松露的声誉影响很大”,谭新培说。

1094

 

2015第四届中国攀枝花国际块菌(松露)节开幕

2015年12月18日上午,第四届中国攀枝花国际块菌(松露)节开幕式在市中心广场举行。 市、区领导共同触摸开幕式启动球。 由攀枝花市块菌协会提供的2015块菌王重达517克,现场进行慈善拍卖2万元,善款全部捐给攀枝花市东区慈善会。北美块菌协会终身荣誉会员、新西兰皇家科学家协会会员、新西兰皇家植物与食品研究所王云博士作报告。

“第四届中国攀枝花国际块菌(松露)节”开幕式在市中心广场举行。
“第四届中国攀枝花国际块菌(松露)节”开幕式在市中心广场举行。

攀枝花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李仁杰致辞,攀枝花市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李群林宣布开幕。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香港卫视等20余家媒体单位到会采访报道。

开幕式上,攀枝花市块菌协会与各大超市企业代表、电商行业代表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对2015年度块菌王进行了现场慈善拍卖。重达517克块菌王最终成功拍卖2万元,拍卖款将全部捐给攀枝花市东区慈善会。20余家商家展出了攀枝花特色林业产品。

据了解,本次活动包括开幕式暨攀枝花特色林业产品展销会、首届块菌(松露)养生讲座、自驾块菌采挖之旅、块菌(松露)盛宴大赛等五大板块,整个节庆活动将持续至2016年1月中旬。

市、区领导共同触摸开幕式启动球
市、区领导共同触摸开幕式启动球
由攀枝花市块菌协会提供的2015块菌王重达517克,现场进行慈善拍卖2万元,善款全部捐给攀枝花市东区慈善会
由攀枝花市块菌协会提供的2015块菌王重达517克,现场进行慈善拍卖2万元,善款全部捐给攀枝花市东区慈善会
北美块菌协会终身荣誉会员、新西兰皇家科学家协会会员、新西兰皇家植物与食品研究所王云博士作报告。
北美块菌协会终身荣誉会员、新西兰皇家科学家协会会员、新西兰皇家植物与食品研究所王云博士作报告。
采挖现场
采挖现场
松露宴
松露宴

2015年松露价格狂涨百倍 四川会东县毁灭式采挖

在我国,松露主要分布在云南及四川的攀西部分地区。其中,会东县是中国松露最早发现地,也是中华松露最大产地。

2015年出产的四川会东松露
2015年出产的四川会东松露

每年11月,是中华松露成熟、大量上市的时期。四川攀西地区的会东县是中国松露的最早发现地,也是国内中华松露的最大产地。然而,最近几年,收购商们却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松露成熟的季节,市场却难寻松露。

松露去哪了?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会东松露身价涨了近百倍,引来掠夺性的挖采,加上收购商的提前收购,使得会东松露产量剧减。据会东县林业局提供数据显示,当地的松露产量从上世纪90年代的180多吨已下降到今年的60吨左右。

为了合理有效地开发利用松露,2015年10月12日,会东县人民政府出台松露资源保护管理文件,对采集松露的时间、大小等作出规定:松露采集期为当年的10月1日至次年2月28日;并且不应当采集、收购、生产、加工、销售直径小于1厘米的松露;违者分别由公安机关、县林业行政管理部门进行处罚。

怪象:松露成熟季节,市场难觅松露

昨日一早,会东县金城林产品开发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郑国先来到会东县农贸市场,希望能收购到品质较好的松露。然而,偌大的市场只有几个人在售卖新鲜松露,且品质不佳。“今年会东的松露价格在100至500元每公斤不等。”商贩们说。但现在的问题是,“出高价也买不到,上市的松露量很少”。

“今年才收购了10吨,往年可以收购到20多吨,现在松露的产量越来越少了。”从事松露收购20年的毛轿原见证了当地松露产量的一路下滑。

调查:价格狂涨百倍,村民全民开挖

会东县地金原松露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杨远朝见证了会东松露身价的一路飙涨。“最初几元钱一公斤的收购价,到最近几年,已经涨到了几百,甚至上千元一公斤,涨了上百倍。”正是价格的一路走高,引发了当地对松露疯狂的采挖。

49岁的钱国仓是会东县鲹鱼河镇撒者邑村人,他说,松露一般长在松树下,埋藏很浅,采挖不需技巧也不费力气,“所以一到(成熟)季节,男女老少都在挖。”

20岁的陈兴华是会东县新田乡人,今年挖松露卖了几千元。他给记者算账:“一家人种一年粮食,也就几千元。但挖两三个月的松露,收入就有几千元甚至上万元,还没有成本。”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在会东,还出现了职业挖采松露者。

恶果:毁灭式采挖,质量产量剧减

会东县林业局产业办主任郭成林介绍,会东县有316万亩林地都产松露,境内各乡镇均有分布。“全世界目前发现的松露品种有50多个。其中,会东县就有26个,比较出名的有中华松露等。”

近几年,虽市场价格一路走高,但会东松露产量却一路下跌。会东县林业局产业办的研究人员肖兴华提供的数据显示,上世纪90年代,会东松露的年产量能达180多吨;到了2006年、2007年,年产量下降到100吨左右;到了今年,会东松露的产量已经锐减到60吨左右。

“松露逐年递减的原因,主要还是村民的采挖方式不当。”肖兴华介绍,村民只要发现一个地方有松露,就把周边一片全部挖完,不管大小、成熟与否,甚至把树根挖断。这样的采挖方式对松露几乎是毁灭性的,对松露第二季的生长影响极大,“简单说,松露是长在一个活体的树根上,一旦把树根挖断,这根树根上所有的菌体细胞都会死亡,严重影响松露的繁殖,造成产量锐减。”

除了采挖方式不科学,采挖时间的一再提前,也是会东松露减产的重要原因。会东松露成熟期在每年10月至次年2月底,受利益驱动,部分农民和经营者违反松露生物学成长特性,在松露未成熟前就抢先采挖,不仅导致产量下降,也导致会东松露的质量下降。

保护:禁令出台,希望化解管理尴尬

如何杜绝杀鸡取卵式的采挖,让会东松露能够可持续地发展?这是一个让当地管理部门头疼的问题。肖兴华介绍,松露不是受保护物种,国家没有法律明确规定不能挖采,所以林业部门也很无奈,一般情况下,执法人员只能劝阻。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从会东县政府获悉,为保护会东特有的珍稀松露资源,会东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四川省野生植物保护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及其他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出台《关于依法保护松露资源促进产业发展农民增收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对采集松露的时间、大小等作出规定。该文件已于2015年10月12日下发至会东县各乡镇及部门。

《决定》规定:松露合理采集期为当年的10月1日至次年2月28日,其他不宜采集时间内,不应当从事松露采集和新鲜松露收购、加工、销售等活动,不应当采集、收购、生产、加工、销售直径小于1厘米的松露。违者分别由公安机关、县林业行政管理部门依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处罚,有其他违法经营松露行为的,由工商管理机关依照工商管理法律法规进行处罚。

“但究竟如何监管与处罚,目前还未正式出台具体细则,还在进一步完善中。”据会东县林业局的有关人员表示,《决定》出台的目的很明显,“希望能保护好会东的松露资源”,但另一个现实是,“会东县松露产地面积太广,监管及处罚或有一定的难度。”